• 这所全球顶尖的计算机名校,却再三强调人文素养有多重要
  • 发布时间:2016-12-26 14:14 | 作者:sdsfs | 来源:未知 | 浏览:
  •   

      上周,外滩君与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三位教授聊了聊未来的教育发展趋势。只管身处全美顶尖的计算机牛校,三位的学术主攻方向也集中于工程和建造,但他们无一例外都强调了艺术人文素养的重要性。而谈到教育方式,他们认为跨学科的、自主研究式的学习将成为大学乃至高中的主流。对学生而言,要想在某一领域有所建树,好奇心、热情和坚定不移的尽力缺一不可。

    文 | 孙鲁妮 摄影 | 洪宇哲

    编辑 | 闻琛

      当谈到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简称CMU)时,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她全美顶尖的计算机学院??在64名图灵奖(Turing Awards,盘算机领域最高奖项)取得者中,就有12名来自卡内基梅隆。

      现在,人工智能是非常火的话题,而CMU在40年前就开始研究人工智能了。特殊是在无人车范畴,CMU和Uber树立了战略协作关联,结合开发先进的地图、车辆平安和主动驾驶技巧。

      在CMU所在的匹兹堡市,无人车已经可以合法行驶,而且能适应郊区和城市等多种环境下的路面状况。

      不为中国学子所知的是,CMU的戏剧学院也很厉害,其师生曾获7次奥斯卡奖、114次艾美奖、43次美国戏剧界最高奖托尼奖。

      上周六,外滩君有幸加入了卡内基梅隆大学“智慧城市与创新”主题夜运动,聆听了CMU大咖教授们所作的关于世界尖端科技的演讲,比如无人车、智能监控、智能建筑等。

      会后,外滩君也与三位教授进行了对话交流。基于计算机研究方面的优势,CMU对未来社会的发展颇有前瞻性,这些预见式的洞见,如何反射在他们对教育的懂得上,是外滩君当天和他们交流的主要话题,汇总以后,大体有如下要点:

    1. STEM教育接下来的确会越来越重要,但更需要注意的,是后来加进去的那个A,艺术,STEAM素养将更重要;

    2. 跨学科、自主研究式学习将会成为大学,乃至高中的主流;

    3. 永远不要丢掉人文教育,“任何真正发达的文明都离不开这些人文艺术学科的辅助与传承”。

      (左)Prof. Jimmy Hsia(夏?教授)- 专注于CMU的国际发展

    • 国际项目与战略副教务长

    • 机械工程系与生物医学工程系教授

      (中)Prof. Raj Rajkumar ? 无人车领域资深教授

    • 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

    • 通用汽车-卡内基梅隆联合无人车试验室主任

    • 美国国家发明家研究院(National Academy of Inventors)成员

    • Ottomatika(无人车技术公司)联合开创人

    • 曾获DARPA 2007无人车挑衅赛冠军

      (右)Prof. Stephen Lee ? 建筑学院院长

    • 美国建筑师协会注册建筑师

    • LEED®认证专家

    • 长期从事系统集成、资料创新、可再生能源以及高性能贸易和家用住宅建筑的集成设计教学、科研与实际

    B=外滩教育

    Hsia=Prof. Jimmy Hsia(夏?教授)

    Raj=Prof. Raj Rajkumar

    Lee=Prof. Stephen Lee

    1STEM vs. STEAM

    “任何真正发达的文明都离不开这些人文艺术学科的辅助与传承”

      科学素养(Scientific Literacy)和STEM是教育界的热词,也被经合组织(OECD)和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认定为未来寰球竞争力的关键。

      但是,在外滩君与CMU教授们的访谈中,被提及更多的却是STEAM。

      STEAM在STEM的基本上多了一个A(代表Arts),是集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于一体的综合教育。与STEM相比,STEAM注重的元素更加多元,要求的学科能力也更丰盛多样。

      以下就是关于STEM和STEAM的对话:

      B:您支持以STEM为主的教育理念吗?

      Raj我以为不能简略地说“支持”仍是“不支持”,一方面我们不能过于重视STEM,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一点都不重视,需要寻求一个均衡

      可以看看中国和印度两个国家,我们都是亚洲国家,也都有很悠久的历史,但是我们的饮食习惯、艺术、雕塑、音乐都不相同,这些方面的不同造就了我们文化以及文明的不同。

      虽然我们现在把重心放在科学和技术领域,但任何真正发达的文明都离不开人文艺术学科的帮助与传承

      我也希望未来的印度和中国不要缺失人文艺术领域上的发展。假如我们只关注科学技术数学,最后可能会导致所有学生都变成“书呆子”,生活就会缺乏很多乐趣和调味品。

      我相信今后很多职业都会需要科技人才,但同时,斟酌到未来职业发展的平衡,我们也需要更多其他方面尤其是人文艺术领域的人才。

      Hsia相较于STEM,STEAM对卡内基梅隆来说其实更加适合,因为STEM和艺术都是CMU善于的领域。

      CMU在很多方面都体现了STEM和艺术的结合。在七位获得奥斯卡奖的校友和师生中,除一位获得“最佳女演员”奖,其余获得的均为技术和艺术联合的奖项,比如舞台设计、动画、音效等。

      对于中国的学生来说,注重STEM很重要,但也要注重多方面素养的造就,尤其是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维等。

      此外,CMU是比较小的学校,所以系和系、学院和学院之间的接洽都非常严密。三年前,我们为本科生设立了一门叫IDeATe(Integrative design, art and technology)的辅修课程,它横跨了艺术学院、计算机学院和工程学院,提供比较奇特的新型媒体研究方向。

      这种穿插学科教育(Interdisciplinary Education)可以把不同专业的本科生汇聚在一起,使得学习艺术、文学、机器人等不同专业的学生可以相互交流,填补之前单唯一个专业无法完成的课题。不同学院的老师也会在这期间不断给学生提供提议。

      在学期末,这些学生往往会做一个有趣的项目,也会得到一份证书。这种教学模式让学生和不同窗科的人交流,为他们供给更多做出更有趣事件的机会,也能使他们在各方面都有所进步。

      

      在研究方面也有很多交叉学科。比方BrainHub项目,我们把生物学、脑科学、心理学、计算机、统计学、工程学的教学召集在一起做研究和项目。这样做出来的项目会更有意义,对社会的奉献也更大。

      Lee从科学的角度讲,我们不能只开发负责STEM的那一侧大脑,也需要同时激发大脑中负责人文艺术的另一半。

      有创造力的人往往不仅仅会在科学技术方面有杰出的表现,他们也需要学会用不一样的角度看世界,所以我会更加赞同STEAM的理念。

      正因如斯,我们在介绍学校时会很自豪地说:我们虽然没有最好的橄榄球队,但是我们有结合了艺术和科学的交叉学科项目

      除了IDeATe项目外,我们建筑学院也提供一门叫作Human-Machine Virtuosity的课程,是和机器人、工程、技术等学科一起合作的。

      我们也有项目叫作Reactive Spaces (反映性空间),研究的是怎么让建筑对人的运动进行反馈。好比当一个人走进房间,房间会产生何种相应的反馈等这样的问题。

      此外,我们不仅仅有本科学科是有交叉学科项目,研究生学科也有Tangible Interaction Design(实体空间互动)。

      这些交叉式学科的设立就是CMU对支持STEAM理念的最好体现。

    2传统教育 vs. 未来教育

    专题研究型学习、玩和创造力更重要

      半个世纪以来,科学技术以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不断发展。不管是无人车、智能监控、还是智能建筑的未来遍及,都会在方方面面转变我们的生活。

      特别是对于未正统来职业发展、法律法规还有传统教育模式,都将带来很大的变更。而教育,也会随之进入一个转型期。

      那么,为了适应未来科学智能化的社会,为了应对新兴职业的需求,教育的未来走势又会是怎样?

      B:您怎么对待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教育?

      Raj我从小是在印度接收的教育,印度教育其着实很多方面和中国非常相似,都主张“死记硬背”基础知识。但不同国家之间的教育方式还是会有很多不同。

      举个例子,美国学校从幼儿园和小学就开始激励学生踊跃发言,但是在中国或者印度,如果我们让一个十年级的高中生站起来发言三分钟,学生就会非常紧张,并且不知道说什么。

      CMU的中国学生和印度学生越来越多,因为美国的高等教育还是处在世界前沿。尤其在STEM学科中,中国和印度的学生很多,固然我们常说这些国家的学生拘泥于“死记硬背”,但事实上他们在STEM学科上的表示非常精彩。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们人口基数大,优秀的人才也相对较多,但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拥有着比较勤奋的品德。

      不外想想三四十年前,不论是中国还是印度都比较贫困落伍,但看看中国在从前二三十年间的进展,现在在某些方面已经可以和美国一较高低。所以我们的传统教育在某些方面确定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Hsia中国学生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以我自己的经从来说,我是77级的大学生,就是“文革”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我当时的很多素养比现在的学生要差,现在的学活力会越来越多。

      现在国际交流频繁,而且不仅仅局限在经济文化上,这在潜移默化中都会影响学生各方面的才能。当今中国学生各方面的素养并没有输给其余国家。

      同时,扎实的基础教育也很重要。杨振宁先生也曾强调基础教育的重要性。

      我想举一个哈佛和麻省理工的例子。我自己在麻省理工读的机械工程,辅修的是经济管理。哈佛的管理学院也很有名,他们采取的方法是案例研究(case study)。麻省理工则更注重基础实践的学习。

      哈佛出来的学生,在创业或者做一个新的东西时可能会比较出色。而麻省理工在实际操作上,比如治理一个企业时会做得比较好。

      另外我想谈的是,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域想要发展得越来越好,人才是最主要的。而人才是在交流中产生的,尤其是全球范围内的交流。

      我的一个朋友,他在硅谷成立了一个公司,后来把公司卖掉回国投资了天使基金。他曾经谈到:

      “我在硅谷和中关村都待过,这两个处所的人在文化教育层面和工作热忱上都很相似。从某种方面来说可能中关村的创业者对于胜利的欲望更强烈。但两者之间最要害的差别就是,中关村吸引了全中国最好的人才,而硅谷吸引了全世界最好的人才。”

      Lee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改革K12教育体系,现在的教育很多都是公式化的教育,学生们也都非常被动。考试成绩作为唯一的权衡标准,来衡量一个学区有多好或者一个学生有多好。

      作为一个教育者,我可能会希望教育在今后更加注重专题研究型学习(Project-based Learning,简称PBL)。

      

      PBL让学生在完成一个项目标过程中可以同时学习到历史、技术、工程、科学、艺术,并且共同协作创造出一个实真实在的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相互交流学习,我认为这个非常重要。

      在我招生的过程中,也会非常关注学生们是否对周围的事物有好奇心。另一方面,我看中学生是否有领导力,这不是指他们的课堂演讲表现,也不是看曾经都负责了什么,而是看他们在团队配合时是否有及时担负起引领职责的意识。

      随着环境产生变化,这样的学生最终会成长为一个拥有专业素养的、有能力不断提高的,并且终极能获得成功的领导者。

      我研究心理学很多年,其中讲到眼睛、脑子、手在运动时的联系。比如你在纸上画了一个记号,你的眼睛首先看到了这个记号,然后传递到了脑子,头脑又向手发出信号实际操作一些事情。

      现在孩子们一进学校就开始整天面对着这些数码装备。以前,当我们在一张纸上画图时,可以依据直观的反馈以及真实的笔触调节自己的书写。

      而我们现在需要找到一个办法,重新建造一个连续对我们眼睛、大脑、手发生反馈的系统,让这些数码产品也能给我们大脑更直观的反馈。

      我现在一天有90%的时间都在用电脑,然后大多数又都是通过鼠标。我刚买了一个iPad Pro,这样就不必一边在下面用鼠标一边仰头看屏幕上的内容,而可以通过电子笔挺接在iPad屏幕上操作。

      苹果做得很好的一点是,如果你比较用力,在屏幕上的显示就会黑一些;如果用力比较轻,在屏幕上的显示就会比较淡。可见这些科学技术的革命需要我们学习和创造更多新的东西

      另外,我想说的不仅仅是中国,实在包含美国在内的基础教导,有许多教学内容都是重复的,或者是当你还没有开端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教学的成果。

      谈到现在的教育,我最常用的例子就是乐高。

      我小时候玩乐高,可以用盒子里的积木做任何想做的东西。而我们现在去买乐高,拿到的盒子上已经显示出来你要做的是一个Starship Enterprise(《星际迷航》中的银河战舰),或者另外某个特定的东西。

      所以,乐高在创造之初的玩、发现和创造的理念被完全摈弃了。可是在乐高刚被发明的时候,就是为了让小朋友做出任何他们可以做出的东西。也许你也并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但是会不断地组装或者拆卸来创造新的东西。

      在我看来,PBL、玩和创造力是我们的教育在未来需要更加注重的方面。

    3对中国学生的等待

    对所学专业有好奇心、热情和坚持不懈的努力

      最后,我们也请这三位教授谈了对于中国学生的期待。

      B:您会和对CMU感兴趣的中国学生说些什么?

      Raj:我的班上其实有很多中国学生。在美国我接触到的中国学生都非常勤恳,也都非常聪慧。

      但是我认为中国学生的语言能力可能还需要提高。讲到语言能力,这不仅仅指口语,也包括学术写作能力(academic writing ability)。

      在美国生活学习三四年之后,中国学生的口语根本上都会非常好,先进也很迅速,但在学术写作方面可能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我也鼓励学生多做一些学术研究,联系在这个领域有威望的教授,这样也会有优秀的推荐信,同时也能晋升自己的语言能力,特别是学术写作能力。

      在这些因素的配合下,我相信他们会成为非常优秀的卡内基梅隆学生。

      Lee卡内基梅隆是一个非常小的学校,在这里你会有充分的机遇和教授交换接触。

      我们有一些项目可能一年只招收8-10个学生,然后会有4-5个教职工一直陪同你到毕业。

      我们的学习也是非常灵巧的,可能你的专业是修建,但是你能够学任何你想学的专业和课程,而不仅仅局限于建筑这一个专业。

      Hsia我希望现在的学生首先要对所学的专业有好奇心、有热情,还有保持不懈的努力

      我刚到麻省理工的时候,发现中国学生的数学均匀程度都比美国学生好,但是班级里面最拔尖的还是美国学生。因为这些美国学生对这些东西都是有兴趣的,会自己自发去进行深刻研究。

      希望中国的学生们也能坚持本人的兴趣,往里面更钻一些。

      同时也希望想申请卡内基梅隆的学生,培育自己多方面的兴趣,不仅仅是科学方面,也包括艺术人文方面,多读书。我们寻找的是以后最有可能成功的、有创造力的人。

    点击关键字阅读外滩教育2000+篇优质文章

    ??????

    探校录|少年书房|家长课|数学思维

    学英语|大考场|美高党|国际课程

    小留学诞辰记|批评性思维

    钢琴课|酷老师|写作课|牛娃录|排行榜

    ?点击阅读原文,进外滩教育微店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