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玄幻>朝末

十章二节

书名:朝末|作者:一只懒丛|发布:2021-06-11 06:23:48| 更新:2021-06-11 14:48:11 | 字数:4711字

  南宫慕容此胜利语气,伙儿!,甄淠认煮霉米。”

  尹音随即怒指,周围。“胡!胡言乱语!”

  众怒叫

  “丫头片!瞎掺?!”

  “百姓!竟向狗官!”

  “姑娘莫眼,姓甄假惺惯。”

  话听,尹音身紧握拳。

  尹音气牙缝,憋句话

  “明白!堂堂腩州刺史,夜盼见鉴,纪丢老脸,跪冰冷石阶,,遭议论!”随音话始哽咽,“甄氏,谁承刺史清廉。”

  反驳

  “管啊!吗?!饿讨口食吗?”声未平,

  “腩州劫!头坐皇帝老死活。留点清明,!”

  尹呆住知该回

  南宫慕容客气,

  “伙儿!狗官狗头!”

  众欢悦,抄往眼干。

  眼气氛很妙,群杀千刀满眼血气。狰狞狼狈,本力气,却气势汹汹。

  尹免怔惧怕神色。

  与村,与收拾混混

  尹音身,吓微颤。

  二话,尹音拿砖,思虑,瞄准头扔

  跟,吓

  “姑娘,做派?!”

  尹音嚣张极,“,怎?”

  气敌方咬牙切齿,场血雨腥风掀

  位男弟兄,跟三四

  高魁梧站,尹音显格外娇

  群围,早早策。

  尹任何软,拳。

  脚,转身跑。

  先优势,缺点。

  拉住四肢,高高举轻轻松

  由此被狠狠,五脏受损,黑玫色血溅场,嘴鲜红血顺势溅至脸颊两处及巴。

  恍惚抬头残缺尸体。

  互拼互撕,两方丧亡惨重。

  视线向目全非东西。瞪圆眼。

  沾满血渍东西,满创伤东西。

  却被南宫慕容充满藐视。眉眼俊俏压抑住

  头颅凌乱,见

  轻轻甩,甄淠头滚落处。

  单膝跪,先欣赏番其貌。

  随理额间凌乱,轻轻句“猜?”

  尹音皱眉,喉咙痛叫话。

  恨,免让南宫慕容远离

  “猜?等命呜呼给剁?”

  尹音嗤笑声,

  南宫慕容怒,拔身边剑。

  角度望狱般狰狞脸。

  南宫挥剑,随阵黄沙。际,支箭猛

  微蹭南宫慕容背,瞬间留血口。

  随身驾马声,闻爱德文。

  ,冷血巡视

  拿张黄纸,“腩州,朕必耳闻,召右相治理,者即斩杀。”

  “听明白?”

  随皆纷纷跪,卑微点。齐声,“谢陛!”

  实际诏书,爱德文私

  垂眸向奄奄音,略带

  弯吊马,潇洒离

  很实眼色薛义友见状,带音抬

  爱德文众驻扎腩州城外,死死座城。等百姓纷纷因饿死,因病状,因被杀。全部病根结束。

  办法。

  爱德文早早死,死。做非常怕丧病狂

  闹剧场沉浸许久,客。

  爱德文端坐营帐内,茶水。丝毫任何慌张神色,断试探性茶。

  随即长长营帐帘外,声利器划啧渍声。

  帘外花繁挥收收长袖,点点平平。随脚边处黄沙飞扬,垂眸落。

  叫沾污裙摆方,爱德文斜歪见帘外紧张局势。

  缓缓已满茶水,扶膝盖撑。脸挂虚笑。

  “左丞啊!真稀客!”

  废话,直问“知?城内叫南宫慕容?”

  “

  决断花繁问,虚笑消失。

  “南宫慕容,该死,怎呢?”完嗤笑声,接花繁。

  花繁问“啊!死,您清楚嘛?”

  爱德文拍花繁肩,龇牙咧嘴。“花阙林!劝点清明。”

  花繁直转身,反问“干什?”

  爱德文话,听完。脸点沉思,转念间回头。答“左丞,静挺呀!”

  “,问愧才,免柄。”

  爱德文威胁氏眼神,与花繁争论

  先,全

  花繁便敢怎争锋,照段定让花繁吃恶果。

  或者叫直接死,活死呢?

  爱德文放声,突似乎

  两朵樱花图腾,随转向很熟悉脸。很突整花繁,并且已经及待花繁痛哭

  傍晚,尹才睁微眯眼。

  虚弱休息。

  先惊讶,试探性视察周遭切。

  头突微痛耳边听声瑟瑟声音。

  薛义友走茶。

  薛义友虽长副书恐惧安。

  尽快远离方,尹呀。

  ,询问“位兄弟!哪?”

  “姑娘先药喝。”

  转话题太直白莫名观候。

  直接拒绝汤汤水水颜色,毒。”

  随留给薛义友白眼,直接掀翻药。

  薛义友直接给怒架势。

  “别给甩脸!”

  尹音静静,十分平静“始张牙舞爪?”

  试探,让原本运筹帷幄。此愤怒。

  正其做,爱德文便撩帘进

  “姑娘,身体?”

  尹双唇,虚弱比“

  爱德文却笑,“姑娘求与吗?”

  尹音先薛义友,爱德文见叫其退

  音连忙跪,恳求“丞相!求您,求您救救腩州城内百姓,?”见任何回应,恳求“草民受尽半辈苦难,知难。请,......请......救救吧!......!”

  恳求声字传入其耳,话语惧怕颤抖。

  “辜”呀!爱德文何尝知呢?话叫沉默很久,愧疚。

  羞愧犹豫。

  爱德文垂眸问“何求?”

  尹音抬颤抖头,“因,真正管制。”

  爱德文盯双眼,似乎点震撼。

  “!”

  等爱德文条件,尹音插嘴。

  “愿入奴籍,烙奴印。舍弃由身!”

  瞬爱德文眼亮,脸兴奋压住。“!很答应!”

  全城百姓被安置城,暂休城外。

  做位,施粥安建住宅。

  该医治医治,整群体气色再死气沉沉。

  腩州变,间疾苦已花繁颗“忠君,非忠民”

  偶间花繁音,装扮再毛头丫头很精神。

  似乎抬头,却影。吧,才此匆匆,急。

  黯淡眼神,未知。刚刚......遗憾。

  似乎很早,脚步步走,印死死留间,太长,太短......力抓住遗憾。

  处理,花繁才记杨夕颜再等便御剑飞回板州。

  很疲倦,瞬移话很劳神伤神。

  降落,恰巧门外撞见高敏勒。

  陈府钱,求高敏勒每次。给陈晓探病,陈氏往短命象。或者诅咒。

  高敏勒见,恭敬礼。

  花繁礼,直直走进府内。兴趣。

  帘随风摇曳,瑟瑟传耳。夕阳此,丝丝间穿

  杨夕颜此副悠闲木延边,另侧桌盘水果。

  恍扭头,余角亭亭站立远处

  尴尬,冲甜甜

  花繁经敢相信呢?

  步浅浅点点走,“吃?”

  “~很方,叫什。”

  花繁缓缓做杨夕颜旁,两眼放直“......讲讲吗?”

  “?”

  “。”

  杨夕颜笑,略带神秘回答“呀!很长很长,慢慢讲。”

  花繁羞涩,微微点点。声音沙哑“,该慢慢讲。”

  杨夕颜十万,怎办?幸运啊!

  花繁问“?”

  杨夕颜脸兴奋,微颤唇。

  “很久......。”

  花繁温柔极,笑笑。拿白皙指,轻轻按住嘴唇。

  “很长,话慢慢讲,听。”

  乱世相逢幸运长久缘。

  回郇州队伍路,车马穿树林。走泥泞路。

  林安静,轮凹凸接连声响。

  尹等微低头,随1米车轮旁。

  尹音病转,接受。身体识强撑。

  步始变吃力,整昏倒。

  远处茶水摊,店铺朴实夫妇。

  薛义友“茶摊。”

  爱德文缓缓撩车帘,垂眸瞄眼尹音。

  “嗯”

  完尹音便瘫坐,爱德文见

  薛义友见,赶忙走侧拉住其胳膊。

  “!”

  尹音唇白,饥渴咽嘴口水。缓,将。两眼怒瞪“别碰!”

  众皆坐,虚弱衣服。使够凉快

  尹已抵困倦,两眼闭

  爱德文见状眼,随即身走

  “。”

  再次醒,尹音被口渴弄醒。

  长长且浓密睫毛,闪光。内双丹凤眼,鼻梁算挺拔,偏薄。

  长鹅颈,平常讲。穿粗衣高领衣服通常半。

  醒眼见爱德文,整理坐姿。

  爱德文见茶杯递给,少口饮

  许久未饮水,喉口已干裂。

  茶水算甘甜,略带苦涩。回甘微甜。

  “次喝茶,味何?”

  尹惊呆,知回

  “放胆。”

  “味清凉,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破口爱德文脸

  爱德文淡笑,拿茶壶。

  提给其满问“吗?”

  尹音认打架炫耀摇头。

  爱德文“?”

  尹音尴尬笑脸,俊俏。”

  爱德文继续理,掀车帘望望空鸟。

  良久才回答“二遍。”

  尹疑惑,见良久才回答。

  问。

  爱德文见思虑,问“听听。”

  “答应入奴籍?”

  “欣赏方”未变,嗤笑身“死眼神。”

神奇推荐位
  • 权少请关照

    渝人 / 著

    宁城沈家,好女成双。大小姐沈如精明能干,二小姐沈嫣娇俏可人。某天,多出一个三小姐——...

  • 权门贵嫁

    秦兮 / 著

    新书《冠上珠华》已开,求收藏推荐。朱元一朝重生,从百病缠身郁郁而终的变成了未嫁的少女...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 著

    穿越至此,就被他赠送‘白鱼’称号,算是他对她瞻仰后的敬意。流言蜚语,相传她暗慕他许久...

  • 分手后我成了大佬的黑月光

    宋予人 / 著

    【正文已完结~】倪欢是沈郅焱豢养的一只金丝雀,可有可无,随叫随到。说好听点,她是沈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