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种种隐秘》。

020

與此同時,秦崢鬼魅般躲過石塊近距離的攻擊,閃身來到瘦子的身旁,瘦子的大刀與秦崢擦肩而過,一擊得空。

但秦崢可沒有放過這次機會,雙拳如暴風雨般砸到瘦子的腹部,瘦子干瘦的臉頰瞬間鼓脹起來,而且越發的通紅。

還沒等秦崢攻擊結束,瘦子便栽在地上痛苦的痙攣起來。

再將另外兩個劫匪解決后,秦崢、格雷這才看向正與眾多劫匪酣戰的護衛隊。

嘶——昂——!

幾陣馬嘶聲,張刀疤沖冠眥裂般帶著另外騎馬劫匪撲向車隊,而目標則是不斷為護衛治療傷口的馬車,馬車中便是司徒靜。

張刀疤沒想到這支車隊中竟然還隱藏著如此強大的生命之術修習者,其能力著實讓張刀疤沒能預料的到。

負責查探消息的瘦子簡直是上白癡,倘若車隊中有如此厲害之人,張刀疤還真是不敢輕舉妄動。

雷雷,定南城傭兵公會負責人,雷雷的兒子,驛城傭兵公會負責人!

就像是堵塞多日的水道被沖開般,聯想到這一連串的關聯詞,張刀疤突然恍然大悟!

這位生命之術大師該不會是驛城傭兵公會的負責人——“花仙子”司徒靜吧!

陰霾頓時將張刀疤沸騰的心臟所纏繞,令張刀疤內心驚慌失措起來,但現在已經是離弦之箭,不得不發了。

“兄弟們!給我沖!今晚所有的東西全部歸大家!”張刀疤呼嘯著帶頭撲了過去。

鳥為食死,人為財亡!

在張刀疤做出如此厚重的獎賞下,那4名劫匪渾身的血液就像是燃燒起來,個個張牙舞爪、面目猙獰的撲向張刀疤所指的馬車。

能夠讓張刀疤留在身邊的并不是尋常劫匪,其能力也非同一般,只見那4個劫匪騎馬沖到馬車時,馭馬左躍右閃,躲過最外圍阻擋的馬車,下一個瞬間各種元素力量如同狂風暴雨砸向目標馬車。

巨大的石塊,無邊的烈焰、恐怖的雷電瞬間將馬車撕成碎片。

“姨媽!”

臨到司徒靜所乘坐的馬車被擊成碎片后,雷天剛才反應過來,但那些劫匪已經得手。

而這個時候張刀疤帶領著5個劫匪就像是狼入羊群一樣,在營地內橫沖直撞一番!將三四個青年擊倒在地,沖出車隊,來到車隊后方。

秦崢見此,與格雷、易藍迅速沖向車隊。

“雷天剛、小綠、金剛、趙小飛,你們傻愣著做什么?趙小飛占領高處,雷天剛、金剛做護衛,小綠跟在趙小飛身旁!將那幾匹馬射掉!”秦崢嘹亮的聲音如同雷擊般在眾人心中爆裂。

驚慌失措的眾人就像找到目標般,迅速按照秦崢的命令開始行動。

“小綠!趕快過去!”來到車隊旁,秦崢仍然發現小綠沒有絲毫動彈,便大喝道。

“可是..可是..雪兒,雪兒她...”小綠慌張無比的看向倒在血泊之中的雪兒。

“她沒事!有司徒靜在!你們誰也死不了!”秦崢并不知道雪兒的傷勢如何,但小綠仍然站在這里,難保不會被劫匪下一次沖擊所傷。

小綠顯然內心恐懼無比,原地無法動彈,整個身體都在抖動。

格雷將小綠扛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后,這驚恐的小丫頭才昏迷過去。

“擒賊先擒王!”見格雷回來,秦崢與格雷會意,準備先制服張刀疤。

5個馬匪在車隊后方迂回重新組織陣型,見到被自己擊碎的車隊,張刀疤心中才稍許安慰,回首再看向正與自己手下膠戰的護衛隊時,心中更加欣喜。

沒了源源不斷的治療,護衛隊之中已經有1人被擊倒在地,借著飄忽不定的篝火,張刀疤分明看到那倒地的護衛隊正在不斷的抽搐著,鮮血將白皙的衣服染紅,片刻便沒了聲息。

“大哥,救我~~~~”

張刀疤聽到呼聲,這才注意到瘦子正在呼喊著自己,只不過張刀疤可沒有功夫去理會瘦子,要不是這家伙辦事不牢,自己也不用折損這么些人兄弟。

但總歸張刀疤還是重情義,命令自己身邊兩個騎匪前去救治瘦子,自己帶領剩下的兩個騎匪準備再次沖擊車隊。

倘若不是受到那些擺成一圈的馬車的影響,張刀疤認為在第一波就足以將那些青年全都放倒。

淡綠色的光芒忽然出現在張刀疤的視線之中,近乎于乳白的光澤之中透露著綠色的色彩完全將司徒靜包裹。

出現在車隊一側的司徒靜看起來莊重而又神圣,真的如同仙子降臨般,讓人不由得心向神往。

張刀疤心中頓時氣急,但又變得無比沉重。

急得便是竟然司徒靜毫發未損,沉重的便是與自己所料沒錯,那人真的是“花仙子”司徒靜。

“沖!”

沒有任何猶豫!張刀疤大呵一聲命令身旁兩名騎匪撲向“花仙子”司徒靜,而自己縱馬沖向護衛隊方向。

飛馳的戰馬瞬間漸近火牢!張刀疤縱身從馬碰碰運氣先。”王二虎直接把在藏經閣里面找書當成了碰運氣了。

來到了藏經閣以后王二虎就開始漫無目的地看了起來,時不時地拿起一塊竹簡子看了一下后又放了回去。因為有一些是他打不開開的,可能是因為實力不夠,不過王二虎也不覺得有什么,實力不夠就等以后唄,反正就在這里又不會跑了。

“草木決?”王二虎的運氣海獅可以的,隨便一抽就抽到了適合他的法決,于是便直接看了起來。

“以草木御萬物?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王二虎笑嘻嘻地說道,對于一個資深的讀者來說,沒有什么是比得上草木決這樣如同外掛一樣的法決了。

想想看,與敵交手的時候,突然間周圍的一切草木都向你飛快地靠攏過來,并且把你當做了敵人,那去不是悲劇了?

王二虎決定就這個了,拿著就離開了,準備修煉去,只是在他即將開始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修煉草木決都需要用到靈力,難道萬劍決也一樣?

說干就干一向是王二虎行事的不二法門。

運起自己的靈氣,將它附著在劍上面,果然和他所想的一樣,那劍立刻嗡嗡作響,這在之前是不曾有過的。

再一次使了一下萬劍決,一道道的劍影便出現了,最后整個空間都被劍影所填滿了。

王二虎見此不知該怎么辦才好只好狠狠地向前一揮,所有的劍影立刻沖向了王二虎揮劍的地方,頓時間鏗鏘的聲音傳了過來。

“完蛋了,希望你不要出事才好。”王二虎的心臟涼了老大一截,好在,這個地方堅固的令人發指,連一道劍痕都沒有在上面出現過。

“這究竟是什么金屬啊?”王二虎摸著那個慌亂中被他當做攻擊目標的金色的門有些詫異。

就在他的手指觸碰到那個金色的門的時候,一陣強光就把他罩在了里面,然后變把他拉扯了出去。

“我操,又來,也不知道通知一下。”王二虎郁悶地說道,待到穩定后,他便抬頭一看,頓時間有些不可思議,這里不再是四周都是銅墻鐵壁了,而是到處都是綠色,各種各樣的美麗的花兒還有高大挺拔的樹木,都充斥著王二虎的眼睛。

“這里是哪里?”王二虎瞬間就悶逼了,他該怎么回去?只是他沒想到的是他的念頭一起,整個人就又消失了。

“這,這是我的家?”王二虎頓時間松了一口氣,看看時間,徹底放心了,時間還是今天,也還早。

帶著激動的心情王二虎再次回到了乾坤戒中。

“怎么又是這里?”王二虎還是回到了大廳,就像是游戲中的新手回到大廳一樣。

“算了,沒什么大不了的!”王二虎睡完就直接來到那個金色的大門,手一摸就又來到了那個地方。

“這里究竟是哪里啊?”王二虎很疑惑,他一直覺得這個地方就在乾坤戒里面可是就算是在乾坤戒里面也用不著傳送啊!

回頭看了一眼,王二虎直接嚇得腳軟了,這個時候他才明白為什么要用傳送了,尼瑪,這中心位置原來是一座塔啊!還他媽的高大到看不見頂。

“呼,呼,沒事兒,沒事兒,老不死的是一個神,有這么牛逼的東西不足為奇,不足為奇。”王二虎定了定神以后就不再糾結,直接向前走,他還是想要好好地看一下這里究竟是哪里,有什么東西。

突然,王二虎聽到了一陣狂吠聲,便趕緊跑了過去,這一跑起來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的速度已經快到令人發指了。

“哈哈,不錯,不錯,還可以。”王二虎哈哈大笑,沒一會兒就來到了事發之地。

原來是一群狼在欺負一直狗,那狗還有點兒眼熟,就是狠厲了些。

“臥槽,老子發什么愣啊!那可是狼群。”王二虎回過神來以后趕緊躲了起來,只是已經晚了,那群狼見到王二虎就向時間到烤肉一樣,兇狠地向他撲了過來。

“臥槽,真當老子是吃素的。看我的,萬劍決。”這一次施展起來倒是沒有了之前那種羞澀之感,密密麻麻的劍影一下子就把狼群包圍了,王二虎也不客氣,直接一揮劍,那些劍影就直接沖向了狼群,直接把它們砍了個正著。

沒一會兒就再也沒有一只可以站著的狼了。

“呵呵,嚇死老子了,不過現在還不是高興的時候。”王二虎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喘了一口氣,然后就開始補刀了,這是他在一個草原大叔那里得來的,狼只要不死就是危險的。

“呼,終于完了,可惜了這么些肉。”補完刀以后的王二虎有些累,畢竟這里可是有二十多只。而死后的狼在王二虎眼里也就成了肉類了,只是不知道該怎么帶回去。

“嗨,還真是巧啊!”王二虎終于看向了那只眼熟的狗,原來這是那一只養在王小胖家里的狗,但是有些情急,就把它直接扔進乾坤戒里了,之后就忘了,倒是有些對不住他。

“好了,你現在受傷了,先跟我回去吧!”這話說完也不等那狗反應,抓著它就消失了。

水,誰能食之?若琴瑟之專一,誰能聽面前有一幢可以避雨的石屋,可是他们

骂完之后,范无救终于想起自己似乎不应该说话,于是又闭上了嘴。

灯火透亮的卧室里顿时陷入了久违的沉寂。

可柴静心里清楚,这种沉寂并不代表祥和与安宁。

墙边杨念桐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无时不刻不在提醒她,她和女儿之间显然已经没有了回环的余地。她们之间的矛盾再不可能像以前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一样被敷衍过去。

对此,柴静并不如何意外。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她其实从很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天。

就像杨晓丽刚才说的,如今的现状,不过是冷眼旁观的神明终于看不下去,对他们所作所为所采取的报复式的回应罢了。

只是仁慈而万能的神明大人,信女明明那么多次地向您祈求,只是卑微地希望这一天能晚一点到来,但您为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即便我生来有罪,但为何又要让我的女儿参与到对我的审判当中?

我知道我的一生罪恶而污秽,可我已经年过半百,生命的旅程走过了大半,哪怕就此终结,似乎也不算很亏。

可她才不到三十岁啊。

她的人生除去懵懂青涩的前二十年,不过刚刚开始罢了。

仁慈而万能的神明大人,你为何如此狠心?

头一次,柴静对自己所尊崇的神明产生了质疑。

可是她现下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杨晓丽从刚才恶心的情绪中挣脱了出来,看着她冷冷的笑道:“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人渣,这种感觉很难受吧。但你知道吗?其实我是在你之前知道的这一点。”

“啊?”柴静失声惊呼一声。

“七岁,一年级,我亲眼看着他把别人拉进了厕所隔间。”

柴静只能将手指放入嘴中咬住,才可以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对了,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柴静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杨晓丽。

杨晓丽忽然笑了:“是杨大伟,杨根生叔叔家的杨大伟。”

柴静没有太过于震惊。因为事到如今,她再怎么震惊又能如何?

还不是于事无补。

“所以他当初和杨根生一家闹掰了,并非是杨大伟调皮捣蛋,不服他的管教……”

杨晓丽喃喃道:“是啊,当初他就是个受人尊敬的好老师,而大伟哥呢?只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罢了。所以当他们之间发生了冲突,谁又会去在乎一个几岁的孩子说些什么呢?”

说完,她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类在很多时候,真是种异常愚蠢的生物。

明明拥有很七种感觉能力,视觉、听觉、嗅觉、肤觉、味觉、平衡觉、运动觉,由此共同协作感知这个世界的一切。但在日常生活中,对于大部分正常人来说,用的最多的感觉是视觉。其比重之大,甚至可以比肩其他感觉之和。

所以才会出现人类是种视觉动物的论调。

这种论调当然有失偏颇,可它在很多时候却又总是对的。

至少在杨晓丽所认识的人里,大部分都适用这个论调。

在面对矛盾与冲突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第一时间用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矛盾与冲突。

一个成年人与一个孩子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是成年人是对的,孩子是错的。

一个好孩子和坏孩子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好孩子是对的,坏孩子在说谎。

一个警察和一个小偷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警察是对的,而小偷在说谎。

一个英俊的人和一个丑陋的人发生矛盾与冲突,那必然帅哥是对的,而丑鬼在说谎。

这一点经过延伸,便发展成了经典的“三观跟着五官跑”。

杨晓丽有时候听着办公室里的年轻同事聊起最近看的热剧,发现他们关注的重点并不在人物的善恶或者剧情如何如何,而是到底哪个角色更好看行为跟洒脱率性。

即便这个角色杀人无数,恶贯满盈,但只要他够帅,就会有很多人粉他,而且若是编剧良心发现,结局时给这个反派安排上一段洗白剧情,那他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成为所有人的英雄。

每当这个时候,杨晓丽总想插进去,问一下他们是否会在乎那些因为这些个反派身死魂消或是家破人亡的受害者怎么想,可是一直没有成功。

一是因为没有勇气。

她觉得自己如果问出来了,大概率会变成一个人群中的异类,而后被人群孤立起来。

众所周知的,人类很擅长这种事,哪怕只是一个三个人的小群体,也大概率发生两个人联合而排斥第三个人的情况。

而最具代表性的便是大学里的四人寝室。如果你试图去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你就会发现,这绝对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而如果遇到的事情多一些,鬼知道这四个人究竟会发展出多少个小团体。

二是觉得没有必要。

因为那些人往往在乎的就是这个角色甚至是演员长的帅不帅。

这其实也是现在很多年轻粉丝的通病。

只要自己的偶像长得够帅,那他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单纯只靠脸吃饭。

不会唱歌,没关系。不会跳舞,没关系。没有演技,没关系。

一時間,她也感覺到了壓力

出乎意料的,肥胖蠻人出手之后,并未乘勝追擊,看著面前這個古怪女人,他感覺到了一絲威脅

他看向身旁的老者:“戰?”

“圣經被拿,必戰!”

看著穆然的看著他,說出了這句話

陡然間,那肥胖蠻人的氣息再次節節攀升起來

他周身淡出淡淡的光芒,越聚越多,終于,他成了一輪太陽

“交出圣經!爾等可活!不交,皆死!”

他口吐極其生硬的人族語言

“你拿了他們什么東西?”

“一本書!”

巫姽婳雖然見他回得簡單,卻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普通書籍,但也沒有多問

他本以為巫姽婳會叫他還了回去

但巫姽婳松開桃云青,示意他退后,走上前去,神情冷冽:“叫我還,你也得有本事才行”,態度極其囂張

“這東西,你沒資格拿!”蠻人臉上露出珍重之色,嘴角卻是微嘲

那蠻人瞥了一眼干枯老蠻人,后者對他點了點頭

“上!”

“戰!”

那肥胖蠻人一步踏空,踏在金銀光芒之上,成大道紋絡,轟的一聲,人飛躍數十丈,與高空皓月重合

僅僅是一瞬

場間震顫白光閃過

天一顫,似打了個激靈

旁人連聲音都未曾聽到,就感覺胸膛被一座巨山撞到,人皆橫飛出去

就連桃云青,也是蹭蹭蹭后退數步不止,四臂向后一震,才止住慣性

唯有巫姽婳,她硬接了肥胖蠻人這一拳

那肥胖蠻人眼神深處驚疑不定,這招皓月同輝自他修成,沒有一人能夠輕松擋住

但眼前這個人做到了

盡管她腳掌之下的沙石盡皆湮滅成灰

她目光微凜,眼中泛怒,只見她身影一閃,人已飄出,她的手,準確來說是她青色的爪子,凝結成一個拳頭,打在肥胖蠻人的臉上

就好像一個普普通通的拳頭打在臉上

但就是這樣一拳,將肥胖蠻人一邊臉給打腫了,牙齒都打掉了兩顆

他響起殺豬般的哀鳴

蠻人都是煉體,他們身軀之堅硬,比金剛還勝三分,卻被巫姽婳一拳砸腫,可見其拳頭的威力

肥胖蠻人大怒,口中蠻族咒罵,他狂吼一聲,雙臂一張,身上浮現一虛影,爬至他臉上,讓他精血瘋狂燃燒起來

他的氣息竟一下子比之前更加暴躁起來了

突然間,他動了

但桃云青的眼睛已經跟不上了

桃云青看不到,其他人更看不到

與此同時,巫姽婳的身影也消失了

如果不是整個空間一顫一顫的,隨時好像有崩塌的跡象,別人都不曾知道這里有人在戰斗

戰斗,就有波及

往往猝不及防,一道光撒下,整個大地,百丈的沙石都會湮滅成飛灰

宛如攪起沙塵暴

天雷滾滾,霹靂聲四起,一些運氣不好的黃金斗士被天雷擊中,當場便被打碎,血肉橫飛

那干枯老蠻人卻是看也不看一眼

他的圣域,只護住了那個祭壇

黃金斗士見狀也在圣壇中躲避

但圣斗士不會,五個圣斗士找上了桃云青

戰王對陣巫姽婳,他們也不會放過桃云青

桃云青周身火焰縱橫,它們越燒越旺,他所處的一片天空,熱浪滾滾,也從黑夜變成了一個白天

但五個圣斗士怡然不懼,他們悍不畏死,一起沖殺,其中,青紋蠻人首當其沖

圣斗士的戰斗,不似戰王的圣域為輔,他們的手段,就是自身強大的圣域,五個疊加,如一柄利劍,直斬桃云青頭顱而去

而在五個圣域相互疊加之下,桃云青也無所遁形,他只能正面迎戰

但五個圣域疊加,遠遠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簡單

千鈞一發之際,桃云青周身火焰滔天,玄武真形顯現,與三昧真火竟融合了起來,成一火神的法相

轟隆一聲,火神法相被五重圣域加身,身形一顫,整個虛影都被打得身軀微微佝僂著,似遠古巨人頂天之時

大地寸寸崩裂,延伸至祭壇

老蠻人手掌一撐,祭壇后退了數百丈,他仍是護著自己的祭壇,對于戰斗,冷眼旁觀

轟的一聲

桃云青被圣域加身,胸中憤懣難平之時,法相虛影頭頂騰起三色火焰,成一朵花,轟然爆炸,火焰燒在五個圣斗士身上

但他們也真是撐的住,痛的是齜牙咧嘴,燒出大泡,圣域之力也不停歇,反而更猛,猛的一壓,將桃云青壓得背脊一彎,單膝跪地

桃云青只感覺自己全憑一口氣力死撐,若一不濟,瞬間便會被壓成肉泥,所以他全力支撐,一時間,卻是成了僵局

……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种种隐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限钱财系统

九月

无限钱财系统

南苑亡灵

无限钱财系统

木示铭

无限钱财系统

超大白

无限钱财系统

三三五五

无限钱财系统

白夜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