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季花和雪人
  • 发布时间:2018-02-11 04:30 | 作者:admin666 | 来源:未知 | 浏览:
  • 冬天的天气已经很冷了,那些野草早就干枯得没有一点绿色,枯黄枯黄的,点一把火就会烧起来的。那些高大的白杨树和老槐树,也掉落了最后一片树叶子,给西北风吹得直打哆嗦。

    在一个谷草垛的旁边,不知道是怎么的,有一棵月季花,倒是长得挺好看,鲜绿的叶子一片也没有掉,在一根小枝条上还长着两个花苞,有一个花苞已经裂开,刚吐出一些红红的花瓣,好像一下子就会开出来的。

    这棵月季花和别的花草一样,也很怕冷,因为她紧挨着谷草垛,又能晒到太阳,就活下来了。可是她很担心自己早晚会给冻死的。她每天把全身的养料都送到两个花苞上去,希望在寒冷的冬天里开出两朵红红的鲜花来。这样她把最后的两朵鲜花献给冬天的大地,就是自己真的给冻死了,她也会高兴的。

    每天早晨,她就希望太阳快快出来,她多么喜爱太阳啊。她知道只有太阳能帮助她开花,能帮助她活下去,将来还要开更多的鲜花。

    月季花缩着身子又挨过了一个黑夜,很早就给冻醒了。她擦擦眼睛,望了一下天空,啊,下大雪啦,只看见千千万万朵雪花转着圆圈,扭来扭去地在往地下飘,雪花一朵接着一朵地飘下来,好像永远没有个完似的。月季花冻得浑身又冷又痛,也很疲倦,她嗨地叹了一口气,正想闭上眼睛再睡一会儿,却瞧见一个人,身上都是白白的,站在雪地上一动也不动,不知道在干什么。月季花轻轻地问了一声:

    “你是谁呀?”

    那是雪人,他正闭着眼睛,笑眯眯地在想一件有趣的事儿,听到有人叫他,赶快睁开眼睛来看。

    “啊,是你叫我吗?我是雪人。你呢?”

    “我叫月季花。”

    “这个名字倒挺好听,叫月季花。那你跟我一块儿来玩吧。”

    “不行,我怕冷。这里下不到雪,我在这里暖和些。”

    雪人皱着眉头,有点失望。他说:

    “你为什么怕冷呢?你要不怕冷,那多好。我就不怕冷。”

    月季花自己不能跑过去跟雪人玩儿,心里觉得有点难过,可是她真想跟雪人在一块儿玩玩。她招招手,对雪人说:

    “那你到我这里来吧,这里可暖和得多。”

    “我不要暖和,要是太暖和,我就要流汗啦,流着,流着……”

    雪人没有说下去,那就是说,流到最后,只剩下一汪雪水,雪人就没有了,就死了。雪人最怕说到死,所以他没有说。

    月季花有点不明白,她侧着头又问:

    “那你怕太阳吗?”

    “太阳?嗯。”雪人没有再说什么,只点了一下脑袋。

    “你怎么会怕太阳呢?我真不明白。”

    “我不喜欢太阳,这有什么可奇怪的。”雪人斜着眼睛瞧了一下月季花,他怪月季花太笨。他想了想,又说:“其实啊,碰到下雪天,太阳再也不会出来啦。就是不下雪,只要我站在这里,太阳也不会出来的。”

    月季花听到雪人这么说话,她又生气又着急地对雪人说:

    “哎,那你快走开。你要老站在我的面前,我一辈子见不到太阳啦,你快走开!趁早别站在这里,我讨厌你。”

    雪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肩膀上的一些雪花直往下掉,他说:

    “这有什么可怕的?我倒很想跟你做朋友,你长得很漂亮,很活泼,要是我们老在一块儿,那太好啦。你怕冷,我不怕冷,我可以帮助你。”

    “你这人不怀好意,你会把我的花苞都冻坏的。我就喜欢太阳,希望天天能见到太阳,有了太阳,我就能开出最美丽的花朵来。”月季花闭着眼睛,回想起过去的事,“我想起今年的夏天,那时候我刚长大,天天见到太阳,我每个月都要开一次花,那些花开得真美啊,也挺香。现在不行啦,下着这么大的雪,太阳不能出来跟我拉着手玩儿。”

    月季花说到这里,心里很难受,她多么想念着太阳啊。

    雪人不爱听月季花说的这些话,他嘿嘿地冷笑着:

    “你老说太阳,太阳!那你就叫太阳出来吧。”

    “我就相信,太阳很快会出来的。”

    “好吧,那你就等着吧。”

    月季花不想再跟雪人说话了。雪人也不愿意和月季花做朋友啦,他瞧不起月季花。雪人想到自己不怕冷,就挺起胸膛,把身子站得更直些,他这个姿势,是做给怕冷的月季花看的。

    这时候,有一条野狗从雪人的背后跑来,跑到雪人身边,嗅了一嗅,伸出前爪子在雪人的身上抓了一下,又很快地往前跑去了。

    月季花看到雪人的身上有一道深深的口子,像给刀子砍了一下似的,她大声叫唤着:

    “快瞧瞧你自己,你的裤子破啦!”

    雪人低下头去,看到自己的腿上真的有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在他身边的雪地上还出现野狗的脚印,他故意装得很随便地说:

    “这有什么了不起,明天我就可以换上一条新裤子。”

    “明天?”月季花皱紧眉头问雪人,“难道明天还要下雪吗?”

    “你等着瞧吧,大雪是下不完的,说不定还要下一个月,两个月。”

    雪人说完这话,闭上眼睛再也不说什么了,说真的,他觉得月季花不配跟他做朋友。月季花望了一下天空,天色又暗下来啦,雪花还在不停地飘舞着,北风呼呼地吹得很凶。她缩着身子,冻得叶子都发黑了,身上痛得像剥去了一层皮。她咬紧牙齿,用出全身的力量来保护两个小花苞。

    这天晚上,月季花根本睡不着,她给大风大雪冻得麻木了,连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也不知道啦。等她醒来的时候,突然觉得眼前特别明亮,她真正见到太阳啦,这叫她多么高兴啊!太阳张开笑脸正在向她招手,她就伸长胳臂迎上去,她紧紧拉住太阳的手,马上感到身上暖和起来了,她的身上也发出香味来了。她往自己身上一看,啊!两个小花苞都开放啦,鲜红的花瓣一片片地张开来,比过去开的哪一朵花都好看。月季花心里可高兴哩,她拉着太阳的手,就把昨天的事儿讲给太阳听。她再看看雪人,吓了一跳,那个雪人不见啦,只有一大片雪水还留在地上。她什么都明白了,不想再看这一摊雪水,她现在急着要做的,是怎样把这两朵鲜红的月季花开得更鲜艳、更长久,并且以后还要开出更多的花来。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