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家”崇拜害死多少组织,你还不警醒吗?(1)
  • 发布时间:2017-03-01 17:28 | 作者:sdsfs | 来源:未知 | 浏览:
  • 本文首发于微信大众号:正和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态度。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既然“专家” 的成败和报酬主要用“指标” 来权衡,那么“专家”总会见临一个诱惑:要么揉捏数据,要么把持数据当面的事实,制造好看的成果。玩转这个游戏的人,能够赚大笔大笔的钱;被判“ 目标落空”的人,就要阅历一个苦楚的过程,这个过程可以总结为四个押韵的英语单词“ name, blame and shame game”,意思是“ 点名批驳,羞辱开除”

    。“专家”之所以留恋统计数据是因为缺少“ 范畴知识”,前者是表象,后者是实质。

    特点2:划分专家与非专家只靠一种方式,那就是查看文凭;这导致了“ 文凭主义”。依据经济学家塞缪尔?布里坦的定义,文凭主义是指“ 越来越多职业或工作日益重视应聘者的学历证书或其余资质证书。”

    特色3:运营模式是“自上而下”的;除了原始信息外,非专家还能传递什么重要信息给专家呢?专家不是一切了然于胸吗?

    特点4:既然在新体系下,职责不可防止地由若干专家分担着(这里的专家包含会计师、销售员、人事治理者以及各种各样的参谋等),那么公司就很难“ 准确划分职责”,即很难做到责任到人。胜利了,大家都来抢功劳;失败了,没人愿意负责任。

    特点5:许多人相信,重大问题通过正式宣布交给某些“专家”来“负责”就能至少在实践上得到解决;这些脱离指挥线(假如指挥线还在的话)的“沙皇”、“大领主”或“协调者”成为了20世纪晚期的万能解决计划。在宣布任命某些专家“负责”的同时,往往还会宣布推出一个重大“筹划”,打算在避而不谈打算的详细内容和实现门路的情形下取得计划的预期结果。

    “专家”崇敬会带来哪些影响?

    与对公司的伤害相比,这种办法对政府的损害更深。通过宣布一项“方案” 或者任命一个“专家” 来处置一个辣手的问题,总统至少可以伪装“正在采用办法”。

    这方面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小布什2001年成立了“无能但烧钱的” 国土平安指挥部。另外一个例子也来自小布什,他2005 年任命了一个国家情报主任来协调全体的15 个情报机构。不足为奇的是,中央情报局当时的最高负责人波特?戈斯说,情报系统的新架构有“很多含混之处”,他不知道本人与国家情报主任应该是什么关联。另外,戈斯弥补说:他自己有5 个头衔,这“对常人来说太多了”;他承当了很多职责,多到把他自己都搞糊涂了,多到让他认为自己就像某种“ 沙皇”。

    第三个例子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NASA,2005 年宣布启动“星座计划”,该计划旨在把人送上火星,很有可能让美国消耗大批金钱甚至性命。正如美国物理学会告知我们的那样:“星座计划既没有详细定义项目边界,也没有充足斟酌长期本钱,更没有树立预算机制避免对 NASA 的其他项目造成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

    通过在一些公司内废止价钱机制(至少是削弱其影响),美国市场经济实现了巅峰成功,行将这些公司打造成了龙头企业。美国最伟大的企业史学家艾尔弗雷德?钱德勒把这一趋势称作“行政协调” 代替“市场协调”,“有形的手”取代“无形的手”。

    1970 年之后龙头企业的衰败可以看成这一趋势的逆转,因为那段时间公司管理者企图让公司回到“内部市场”状态,即公司内部不同单位相互独立、相互竞争,就像在市集上一样。

  • 收藏 | 打印
  • 相关内容